|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理想|
|_____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勇利是世界的珍宝√
轻度西皮洁癖症患者,男神金木研。
声控√痴汉√宅腐√
维勇可逆不可拆√
青黑√永研√凛遥√
叶蓝√修伞√奈因√

[青黑]那些被遗忘的日子|001|


《黑子的篮球》同人二次元创作
◆西皮:青峰大辉×黑子哲也
◆声明:我并不拥有《黑子的篮球》或任何人物,他们都属于藤卷忠俊。只有下面的故事属于我。
BL向,人物OOC及BUG严重。

[传说中的序(?)]
第一次写青黑有点小激动呢~ o(* ̄▽ ̄*)ブ
作为青黑大本命每次看文都有种想写的冲动= ̄ω ̄=
所以就动词写了这篇……奇怪的东西OTL
大概就是配合动漫和漫画的节奏进展剧(ji)情……
不过因为是第一次写,人物性格把握可能不是很好……OOC什么的大概是肯定的[摊手
所以还请多多包涵o( =•ω•= )m
肯定是HE……但能不能完结是个问题,高三党忙成狗QAQ
以上。如果还愿意继续看下去的人们,我在此表示衷心地感激。如果能够为您带来一点快乐,那实在是我的荣幸。
阿岚




>>>他们像是两条相交的直线,短暂地交汇后便渐行渐远。<<<

沿着梯子悠哉悠哉地向上爬了几步,青峰大辉手撑梯子最上端的横杆利落地一个后空翻降落在楼顶。仰面躺在楼顶空无一人的天台上,他双手枕在脑后,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天空。天气难得的十分晴朗,蔚蓝如洗的天空上没有一丝云彩,纯粹的颜色让他有几分失神。

没有吵吵闹闹的队友,没有唠唠叨叨的五月,也没有百无聊赖的练习和永无休止的劝说……这样的日子真是太好……
青峰大辉这样想着,脑袋昏昏沉沉,意识也模糊不清了起来。

三月的阳光并不像夏天一样刺眼和炽热,反而十分的和煦温柔。微风拂过他的面颊,带来一片舒适的清凉。这种感觉……真是熟悉。青峰大辉不自觉地放松了心神,不一会就睡了过去。

……
朦朦胧胧中青峰大辉觉得好像有谁在摇晃自己,他睁开眼,眼前的世界模糊不清,入目的是一片熟悉而陌生的浅蓝。
——……哲?
——青峰君,要起来了哦,训练要开始了。
青峰大辉眨了眨眼睛,确认眼前的人不是自己睡觉过多的幻觉后,有些摸不着头脑地打了个哈欠。
面容较之高中那个身着令人不爽的诚凛队服而尚显稚嫩的黑子并没发现自己的搭档有什么不妥,微微俯下身子像往常一样伸出手准备拉对方起来。
青峰大辉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习惯性地伸手握住那只久违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啊,哲的体温还是这么低。夏天真是舒服呢。
——青峰君说的那么理所当然还真是让人不爽呢。
青峰大辉这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他摸了摸脑袋,不在意地笑到。
——有什么关系嘛。话说今天几号?
黑子愣了愣,然后有些像是被逗乐了似的笑了。
——青峰君还真是睡迷糊了呢,连今夕是何年都不知道了。
——好了哲别笑话我了,别以为我国文不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就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青峰君难得地聪明了一回啊……
——哲你再这么说小心我揍你哦。
——今天是三月十五号。月考前的最后一天。
——……最后那句可以去掉了。
黑子没有吱声,不过青峰没来由地觉得对方是在笑。他张嘴想问些什么,最终还什么都没问出来。

一切都再显然不过了。
这是梦境。
也是那个他无论如何也回不去的过去。

青峰大辉跟着帝光时代迷你版的黑子哲也并排在走廊里前行,心里无所事事地想着什么啊原来哲这家伙高中真的有长高啊,现在可真是不是一般的矮啊。
——青峰君请不要在身高方面跟我比较,我会生气的。
青峰吓了一跳。
——什么啊哲!不要这么突然……话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之前有说过的吧青峰君,我平时一直都有在观察人类,而且青峰君你作为我的搭档不管从哪种意义上都很好懂。更何况你的视线已经绕着我脑袋上下浮动了好几下了,我要是再看不出来就真是个笨蛋了。
青峰大辉突然觉得有些郁卒,想要在口头上赢过哲的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荒谬了。

帝光篮球部之所以能够一直维持自己的霸主地位,苛刻的训练量便是原因之一。毕竟对于一般人来说训练量和水平提高量是成正比的——除了黑子,他的除了传球之外的技术水平似乎一直是个稳定得令人绝望的常数——一次训练下来就算是青峰大辉都累得有着乏力,更别提本来体力就是弱项的黑子了,训练一结束他就瘫在地板上不动弹了。
——喂,哲,还好吗?
——青峰君看我像是好的样子吗……
果然是累了,连声音都有气无力忽高忽低的啊,青峰有些好笑的想到,不过也算不错了,毕竟刚开始的时候训练完都会吐出来呢。他拿起宝矿力喝了几大口,然后递给地上的黑子。
——今天这么累了还留下来吗?
——这还用说……每天不都是这样吗……
黑子结果宝矿力,露出了一点感动的神色来。
——谢谢青峰君……呼,活过来了。
黑子看着手中的瓶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想是下了决心一样看向青峰君。
——青峰君,能不能请你教我……
——啊咻!
青峰揉了揉鼻子,没怎么在意地问到。
——你说什么,哲?
——……不,没什么。今天也一起留下来吧。
——哦,好啊。
来自未来而目前处于某种微妙境界只能看听说却不能改变当初大致的轨迹的青峰大辉才发现很多之前被他忽略的细节。他莫名地觉得,有些郁闷。
哲刚刚是想说什么呢?为什么不说下去呢?
青峰大辉想不明白。

第四体育馆着实是个练习的好地方。
青峰大辉看着眼前因空无一人而显得格外空旷的场地,觉得有种微妙的感觉。
是因为太久没有这么刻苦地练习了吧?
青峰晃了晃脑袋,不管怎么说能和哲打篮球最好了!他顺手接过哲传过来的球——不管过了多久接哲的球都和原来一样舒服,让他觉得打球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

——好球,哲!
青峰大辉一个潇洒的转身把球灌进了篮筐,然后回身准备和黑子进行接下来的练习,直到他注意到了身后搭档的表情。
那种混合着憧憬和羡慕的表情。
青峰大辉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轻轻碰了一下,有点愉悦又有点躁动。
黑子看到青峰看过来的眼神,有些开心地笑了。
——青峰君真的很厉害呢。能和青峰君一起打球真是太好了呢。
——能和哲一起打球我也很高兴啊!

青峰大辉看着黑子露出自己已经很久没见过的笑容,突然记起在很久以前刚刚认识的时候,哲还没有进入一军,每天都以三军的身份和他一起留下来勤奋地练习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虽然以前也不是多么开朗,但是哲确实变得更沉默了,总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从成为幻之第六人开始的吧。作为幻之第六人,哲的任务就是充当队里的运球中枢。而想要成功地施展misdirection消除自己的存在感,多余的表情也是不能有的。似乎从那时起他的表情就开始一成不变了。
他不会也不需要会射篮和扣篮,球也从来都不会在他手中停留。哲从来没抱怨过这一点,然而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等等?他没事闲的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
啊啊,练球练球。
球在手上转了一个漂亮的花样,然后在青峰身侧前后跳动。没有眼神交流,黑子却一下子接到了青峰地传球,随后运至篮下,低下身子一个抛投又传给了早已跳至篮前准备扣球的青峰,接着又是一个灌篮。就这样,青峰和黑子开始了新一轮练习。
青峰大辉觉得自己的兴趣突然被挑了起来——虽然微弱,但是绝不能否认它的存在——大概是太久没跟哲打球了吧,他想。

然而青峰不知道的是,他是带着笑容和黑子打球的。
和原来简直以前一模一样的笑容。
即使是在这个梦境里。

青峰大辉脖子上挂着毛巾,手里拿着水,在一片寂静中往体育馆走去。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现在的青峰已经不会想初次见面那样忽略黑子,所以也并没有觉得如何害怕。
哲还真是刻苦啊……青峰站在门外,看着黑子一个人练习绕杆运球上篮。不过还是除了传球什么都不行,青峰看着从篮筐里弹出去的球默默感叹。不过,正是这样的勤奋才会得到他的尊敬。青峰咧了咧嘴,冲上去和黑子抢起球来。
结果自是不用说,黑子又一败涂地。
——哲的眼光好像更毒辣了?一次都没被我的假动作骗到,真厉害!不过要是速度再快一点就好了……
青峰越说声越小,因为他接收到了来自黑子的怨念的眼光。
——赢了的青峰君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人非常不爽啊,而且这已经是我所能达到的极限了。
——啊哈哈不要在意啦。
青峰摸着脑袋左顾右盼。
——咦?已经这么晚了吗?一起回家吧。
——青峰君转移话题的技巧还是这么拙劣啊,不过确实该回家了。
——嘛嘛,我先去还钥匙。正好哲你累了休息会。
——那就多谢了。
青峰挥了挥手,然后向外跑去。

MJ吧像以往一样人满为患,青峰困难地挤过人群,把手中的香草奶昔递给黑子。
黑子结果奶昔小声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青峰看着黑子满足地叹了口气,眼睛也高兴地眯了起来。
——哲还是那么喜欢喝香草奶昔啊,真是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这种东西,怎么喝都喝不腻。
——这里的香草奶昔很好喝。
每次都是这句话。也不换个花样,青峰翻了翻眼睛。
——青峰君不尝尝吗?
结果这次还多了一句。青峰挑眉看着黑子递过来的奶昔,尝了一口,感觉除了甜味以外什么都没有。
——怎么样?
看着黑子期待的眼神,青峰怎么也说不出完全没喝出哪里好喝之类的话,只好支支吾吾。
——蛮好,很甜。
青峰看见黑子一脸意料之内的沮丧,又忍不住添了一句。
——味道比草莓奶昔好多了。
看着黑子一脸与有荣焉的表情,青峰不禁感叹起黑子作为轻微面瘫星人一提起香草奶昔表情连他都读的懂的事实来。真是不明白那东西有什么好喝的,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去看小麻衣的写真集……

——……峰君。
……
——青峰君。
……
——青峰君!
——什、什么啊哲,别突然出现在眼前吓唬人啊!
——刚刚不论我怎么叫都没反应的是青峰君吧。
——啊啊,抱歉,有什么事吗?
黑子站住,青峰也跟着停下。然后黑子向着青峰鞠了一个躬。
——……谢谢。
青峰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啊,哲,突然这样。
——谢谢青峰君陪我练球,我真的很开心。
——哈啊?
——我发现我果然真的很喜欢篮球,也很喜欢青峰君的篮球。
青峰看着黑子笑着看着他的样子愣了愣,然后笑着抬起手在黑子头上揉了一把。
——真是的,那不是当然的嘛!
青峰大辉看到黑子的耳后有些发红,感到十分有趣,毕竟黑子一向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果然现在的哲功夫还没练到家呢。

“……青峰君!”
青峰大辉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头粉色长发。他又闭上了眼。
“什么啊原来是五月。有什么事吗?”
“真是的青峰君,马上就要上课了啊!”
“啊啊,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去。”
说着青峰大辉翻了个身,背对着五月挥了挥手。
桃井五月担心地皱了皱眉却一反常态地没说什么就走了。

“真是的,刚刚做了什么梦,一副念念不舍的样子,害得我都不敢打扰他……别是梦到了什么小麻衣之类的吧。”

青峰大辉躺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睁着眼睛望着着天空,一动不动。
他在想那个梦。
那个已经被他所遗忘的,他们——光和影——最初的开始。

他记得梦里的事情。那发生在哲生日的前一天。
——我发现我果然很喜欢青峰君的篮球。
哲那天这样对他说。
那个时候的哲,还是会笑的。
可是什么时候开始,哲开始面无表情了呢?
不,不是因为幻之第六人的关系。那个时候的哲还是会笑的。
青峰大辉想起梦里的黑子,笑容虽然清浅,却绝对出自真心。
“啊啊好烦,还是睡觉去。”明天还有和哲的比赛呢。
火神大我弱得让他觉得无聊,以他的水平完全无法发挥出哲的力量——话说哲的眼睛大概瞎了吧居然选择这种人当做光真是该死的让人不爽……但是如果是哲的话他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他打败了绿间。

青峰大辉感觉自己只是刚一闭上眼睛,手机就吵个不停。
“啥事?”
“接了!……喂,你在干嘛啊?现在在哪里?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耶!”刚按下通话键,青梅竹马充斥着焦急的声音便震得他耳膜生疼。
青峰大辉看了一眼时间,“我现在在学校,啊,抱歉我睡过头了。”
“睡过头?青峰!你要多久才能到这里?”电话那头换了个声音。
“啊,今吉学长,嗯……应该能赶上下半场……大概啦。”
“你帮帮忙!对手是诚凛耶!”
“哈哈——还好啦,”青峰大辉打了个哈欠,“要打倒那种货色,就连二十分钟都嫌多呢。好啦——上半场就拜托你们咯。”
“啥?喂……”
青峰大辉合上了手机,顺着扶手几步爬下天台,大步走向门口。

就让他看看,新的光与影的极限在哪里。
青峰大辉这样想着,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评论
热度(11)

© 苒栖_想给德普生孩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