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理想|
|_____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勇利是世界的珍宝√
轻度西皮洁癖症患者,男神金木研。
声控√痴汉√宅腐√
维勇可逆不可拆√
青黑√永研√凛遥√
叶蓝√修伞√奈因√

论驯龙的正确方法 CH.01

“米拉,你的未婚夫还在对岸等着呢。”雅罗斯拉娃一边帮自己的小妹妹编麻花辫,一边对身旁的侍女们说,“快把首饰和礼服拿来,趁她还在那发呆。”

“我可没发呆,我在思考呢。”米洛斯拉娃摆弄着手中龙形的折纸,“真可惜啊,再也没有龙了。”

她严肃的大姐显然不喜欢这个玩笑。“马上就要出嫁了,你还在这儿乌鸦嘴。你想被龙抓走吗!”

想。

坐在一旁撑着脸着看她们的莉亚斯拉娃看出了自己小妹眼中对龙的期待。

 

不过看着雅罗斯拉娃变差的脸色,她忙笑着打圆场:“没事没事,就算真的有龙我也会把它打跑的。”

“可是我想让伊戈尔去。”米拉嘟着脸,并不很领二姐的情,试图让手中的纸龙飞起来,“这样我就是斗龙士的妻子了。”

 

啧。就伊戈尔那个废物点心。

别说能不能屠龙了,能有胆量去屠就不错了。

莉亚斯拉娃嫌弃地皱起眉,最后还是看在妹妹的面子上没说什么。

毕竟是那位杀死恶龙使人们从恐怖中解放的斗龙士的孙子,只是这个光环就足够他当上娶到公爵的小女儿并当上下任公爵。

哪怕他其实只是个帅气的草包。

莉亚斯拉娃庆幸自己曾经偷溜出家门时,在不认识对方的前提下将对方揍了个倒仰,打消了他迎娶拥有“公爵家的女骑士”名号的自己。

同时也幸好她把持了公爵府的一部分特殊权利,只要她在的一天,伊戈尔就不敢对米拉做什么。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姐俩的对话又变得充满火药味。

“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这个小孩却想着摆脱她的未婚夫,想着做玩具。”雅罗斯拉娃不满地拽着妹妹的头发说。

看上去好痛哦。

莉亚斯拉娃虽然有些心疼自己的小妹,但雅罗斯拉娃确实说的没错。米洛斯拉娃就像一个孩子,天真单纯又不懂世事。不过如果她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天真,伊戈尔也一直瞒好自己的真性情,可能也是一对佳偶……才有鬼啦。

伊戈尔那种人,让他哄自己这个闹腾的妹妹一两个月还凑合。

长年累月下来……赫赫。

莉亚斯拉娃觉得压力有点大。

她还是去跟公爵商量一下少下放一点权利给伊戈尔吧。

 

“你是想甩了自己的未婚夫吧,”那边被拽疼了头发的米洛斯拉娃睁着不服输的眼睛对身后的大姐说,语气带着一种残忍的天真,“伊戈尔的马可是全公国最好的。”

“那你直接嫁给马好了。”雅罗斯拉娃气的使劲拽了米洛斯拉娃的辫子。

“放开我、疼——”

“快扔掉,这不是开玩笑。这可是终身大事。”然后拍掉了她手上的纸龙。

莉亚斯拉娃看着眼中冒火的妹妹只觉得头疼。

公爵府上因为这次婚礼而积攒下来需要处理的事务多如牛毛,边疆的战事也刻不容缓,她好容易腾出半天空却要看这姐俩吵架吗。

何况还是在出嫁的这天。

“够了。”莉亚斯拉娃按住想要跳起来的妹妹,语气中带着些许威胁,“出嫁的日子就应该开开心心的,不是吗?”她捡起掉落在水盆中的纸龙,“这个我先帮你保管。你是可以相信我的,对吗?”

 

米洛斯拉娃虽然人单纯了点像个孩子一样,但是她对于危险的嗅觉也是十分敏感的。就好比她对大姐肆无忌惮是因为她其实潜意识知道她的大姐不论如何都是爱她关心她的。而这个一直面带微笑的二姐——

“恩。”她只好这么应道。

只能说,上过战场的人就是不一样。莉亚斯拉娃只是微笑看着她,她都有一种微妙的、仿佛被凛冽的杀气针对的感觉,让她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就好,乖啦。”莉亚斯拉娃揉了揉差点缩成鹌鹑一样的小妹,满意的笑,“我们米拉会是最美的新娘。”

“唉,你要是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雅罗斯拉娃看着难得乖巧的小妹感慨道。

 

“看来米拉今天很听话啊。”说话间,来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爸爸!”莉亚斯拉娃扑了上去,“米拉今天很乖的。当然,莉亚也很乖。”

“就你会撒娇,也不想想身上的盔甲有多沉。”公爵无奈的拍了拍挂在身上的女儿。虽然这么说着,老人对这一番撒娇显然也很受用,“在家就别穿着盔甲了,多麻烦。”

“我这不是马上又要出征了吗?北边的那些人又有些蠢蠢欲动……而且您不觉得一会身边站着个我很有安全感吗?”

“好好好,我知道你巾帼不让须眉。”公爵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时候就放松一点吧。”

“米拉你长大啦,”拍开二女儿,公爵走向小女儿的收藏,“你的玩具、小龙、公主、童话,是时候离开你了。你的童年该结束了。”

“米拉,你会成为公爵夫人。”年迈的公爵转身看向小女儿,“该懂事了,做事要符合身份。”

“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你需要伊戈尔。”

他看着即将出嫁的小女儿,弯下腰,神色和蔼中带着一丝不舍,“你会爱上他,他也会爱上你。”

莉亚斯拉娃看着小妹低下头,难得露出了一副害羞的神色。

那是未曾涉世的少女对爱情的好奇与期待。

莉亚斯拉娃转过头看向窗外。

“相信爸爸,只要有爱,一切都会好的。”

阳光明媚。

 

美丽的新娘身穿洁白的婚纱,年迈的父亲将红豆一般的项链戴在她的脖子上。

须发皆白的公爵亲吻小女儿的额头,笑着带她躺上嫁船。

抬起的嫁船上烛火被点燃,已出嫁的妇女们纷纷笑着在船沿堆上珠宝首饰传递祝福。

“今天,我将小女儿米洛斯拉娃”站在高台上的公爵慈爱的看着湖中躺在嫁船上的小女儿,“许配给消灭恶龙的英雄之孙。”

“今天,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公爵高举双手,人们开始欢呼。

“因为全公国再没有更合适的人选,除了伊戈尔。”

 

湖对面的码头上,一位金发男子走到码头边。他有着英俊的相貌和强壮的身体,最重要的是,他是斗龙士的孙子。他会得到所有人的敬佩和称赞。

侍官科尔木齐适时递上了嫁船的绳子,伊戈尔接过绳子。

身后的侍从们在侍官的示意下开始歌唱,手中的长|枪按照节奏沉重地捶打地面。

 

“从前没有时间 没有土地 万物混沌记忆蒙尘

往事如烟 转瞬即逝河水冰封 化为虚无

时间如湍急河水

谁也无法从中脱身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

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纯白

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她注定死亡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 带她去

飞来吧 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

年轻的姑娘……”

熟悉的旋律响起,带有古谶意味的歌声低沉而压抑,带出一种庄严的意味。

莉亚斯拉娃听着,只觉得伊戈尔就是个职业装逼户。

 

风声渐渐歇了,转瞬又变了个方向。

方才明明晴朗无云的天空变得阴沉灰暗,头顶开始飘落晶莹的雪花。

嫁船上的烛火开始摇摆不定,无助的挣扎了一会后悄然熄灭了。

一股寒风卷携着雪浪没有任何预兆地冲了过来,莉亚斯拉娃从身后的侍从手里拿过自己的枪和盾,余光看到父亲护住了跌倒的姐姐。

她庆幸自己因为婚礼结束之后马上就要出征而换上了盔甲。

她站到了父亲前面。

 

莉亚斯拉娃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远处一只巨龙直直的飞过来。

巨龙。

龙。

……

卧槽龙啊!

活的!

龙!

她竟然能见到活着的据说早已被消灭的龙!

莉亚斯拉娃感觉自己的血液在血管中沸腾,心脏因为恐惧和兴奋在胸腔里激烈的撞击。那是人类天性中对食物链高于自己的生物的畏惧,同时也是一个战士对于能够遇到传说中的对手的快意。

来啊!

战个痛!

 

被龙爪抓起的嫁船让她冷静了下来。

那是她的小妹妹,今天才出嫁。

虽然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可是也是她的妹妹。

她把盾牌背在背后,跳上高台的栏杆,在巨龙——咦好像也不是很巨哎——抓着嫁船上升的一瞬间将手中的长|枪狠狠刺向了龙爪,借力跳了上去。

“快游回去!”她来不及安抚惊恐的妹妹,直接吼她,“想活命就冷静下来听我的!船掉下去之后钻到刚刚来的水路上!龙进不去的!”

人在无措的时候总是会听从强势的命令的。莉亚斯拉娃只能寄希望于妹妹还没有吓到忘记怎么游泳。

就在这当口,龙因为爪子上的伤口吃痛,怒吼一声放开了嫁船。

看到它的胸口冒出火光,莉亚斯拉娃顿觉不妙。如果它直接喷火,正前方的父亲和姐姐会受伤的!她往下踹了一脚嫁船加速它下落顺便让自己借力跳起抓住龙爪上扎着的长|枪,然后——

哎?

等等你别踹我啊!

在龙爪上保持平衡可不是件简单的事,至少莉亚发现一切都是她太想当然了。她勉强采用扎进龙体的长|枪稳住身体,然后抽出了右靴的匕首扎向龙腹。

可是匕首太轻,根本无法对龙造成丁点伤害。莉亚斯拉娃看着自己全力一击只能在龙鳞上浅浅的留下一道白印。

 “呃——!”

腰间被尖锐的双爪死死扣住,莉亚呻吟了一声,感觉腰上瞬间多了几道口子。

好极了,为了方便活动所以腰间是整套盔甲最薄弱的地方,这龙可真会挑地方。

她抬头一看,龙的胸口不知为何已经没有火光了。深觉自己履行了保卫了家园的职责、并且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枪骑士莉亚斯拉娃朝着听她的话躲在高台下的洞穴中的小妹和高台上的父亲和姐姐挥了挥手。

 

“我一定会回来的——!”


评论(1)
热度(4)

© 苒栖_想给德普生孩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