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理想|
|_____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勇利是世界的珍宝√
轻度西皮洁癖症患者,男神金木研。
声控√痴汉√宅腐√
维勇可逆不可拆√
青黑√永研√凛遥√
叶蓝√修伞√奈因√

[YOI]一人花开(上)

正篇维勇结局,外篇有勇她结局。

原创女主第三人视角。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三发之内完……大概

OOC有,BUG有,私设有。

女主苏苏苏。

#喜欢的人和我的偶像在一起了,想怼死我偶像,可以吗?#

维克多是你们的,勇利小天使是我的√

PS:作者之前完全不了解花滑,资料都是现找的,以及搜索发现14和15年的GPF总决赛好像都在巴塞罗那?……如果有错请指出///


<0>

她对于自己喜欢的类型一向很清楚。

白头发,蓝眼睛,俊俏的小伙子。

所以维克多·尼基福洛夫穿着冰鞋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一头栽了进去。


<1>

作为一名合格的迷妹,她开始学习花滑。

她的体力一般,平衡能力一般,唯一出色的大概就是身为钢琴老师的妈妈带给她的对音乐的敏感和她自己本人不错的耐力。

这一点倒是与同班的胜生勇利有些相似。

长谷津是个小镇子,滑冰场也没有几个。她所在的是离自己家最近的、名为“冰之城堡”的滑冰场。

她不善交际,故而认识的只有头天主动找她搭话的优子,以及她的小伙伴胜生勇利和西郡豪。

西郡豪对她很友好,但她一眼看出了他“你来吸引胜生勇利的注意力别让这家伙老是靠近优子”的想法,不过她正好也对胜生勇利抱有好感,所以无可无不可地应了。

于是西郡豪计划通地和优子成为结对伙伴,她成为了胜生勇利的结对伙伴。


对胜生勇利的好感来得莫名其妙,可能是闻到了同类的气味。

虽然几个人都是维克多的迷妹迷弟,但是其中还是属她和胜生勇利最为疯狂。

她去过胜生勇利的家玩过,对方的寝室和自己一样贴满了维克多的海报和相片,甚至还模仿维克多的马卡钦养了一只名为维克多的贵宾犬。而她则带了一只自己捏的维克多的软陶送给对方作为礼物,并向对方展示了自己珍藏依旧的、主角为维克多的剪贴画册。里面满满的是维克多近几年在报纸上能见到的所有消息。

同为维克多的狂热粉,两个人很快熟悉起来。在互通有无之后,她逐渐摸清了胜生勇利的性子。这人一向腼腆,幸好她虽然不善交际、但是在熟人面前也能侃天侃地;尤其一聊起维克多,两个人都滔滔不绝,故而相处的十分愉快。



<2>

相处的时间没多久,她就差不多了解了胜生勇利这个人。

因为这个人真的是纯粹的不行。

最爱吃的是自家的炸猪排盖饭,然而因为易胖体质总不能放开了吃。初识的时候有点微胖,在长期的滑冰练习之后就逐渐瘦了下来。

最喜欢的人是优子,她总能看见胜生勇利在角落默默追逐优子的目光,像是在看自己的女神,眼睛发着光,皮卡皮卡的。

虽然这个人有着最普通的黑色头发和棕色眼睛,但是每每当他注视着优子的时候,那种专注的目光让他整个人都明亮了起来,就像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柔和而又温暖。

她这样看着他,突然明白了西郡豪那之前被她认为是无稽之谈的醋意。

她常常想,如果自己是优子就好了。

能被他这样注视,感觉很幸福。



<3>

时间一晃而过,她高中毕业,到了填志愿的时候。

身边的伙伴一个两个的都逐渐远去,最后留在身边的只有胜生勇利。

谈起将来的打算,一向很少发表意见的勇利难得坚定地表示要入职业圈。

她反而成了那个犹豫不决的人。

出国留学需要一笔不少的钱,对于为此无奈选择放弃的优子和西郡她也表示遗憾和理解。勇利家里开着温泉旅馆,生意不算兴隆却也不错,供给勇利留学绰绰有余。她家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在经济上也不会成为阻碍。

还是下不了决心。

完全陌生的国度和陌生的语言,陌生的食物和陌生人。正是这些未知让她感觉到恐慌,也因此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她突然想起了胜生勇利,为什么他就这么坚定呢?难道他不害怕吗?

然后她在心底直接给出了答案:也许会害怕,但是他更想得到和维克多·尼基福洛夫同台竞技的机会。

她不是一个长情的人,偶像换了一个又一个,维克多只不过因为是青春期的第一个偶像所以在心中的地位稍稍特殊而已。花滑之所以能够一直坚持下来,维克多的因素微不可计,更多的还是为了胜生勇利。

是的,长年累月的相处之下,她喜欢上了胜生勇利。

为什么会不喜欢呢?这样一个总会温和的包容你的一切的人,就像是一汪汩汩的温泉,给予每一个靠近的人无限的温暖,却又不用担心被灼伤。这样好的人,为什么不喜欢呢?

因为她喜欢胜生勇利,所以希望能够更多地接近他,一点点也好。

所以,进职业圈也是迟早会下的决定。



<4>

其实在她看来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多一点陪在勇利身边就好了。

上头有个哥哥,故而父母对她的要求并不高,基本都是放养状态。听说她执意要进职业圈,也只会对此感到高兴。

本来想过做个经纪人什么的,但是每每想起勇利看优子和维克多·尼基福洛夫那种kirakira的眼神,她就咽不下这口气。

如果站在顶峰的是她,那么他的目光会不会停留在自己身上?

其实说起不服输,他们两个还真挺像的。

她在心里暗暗嘲讽自己。


他们俩都是从没出过国的人,在底特律的生活并不容易。那里的治安一向不好,两个人很少天黑后在路上闲逛,一般外出也是结伴而行。

可惜的是,勇利找了一位新的结对伙伴,披集·朱拉暖,两个人住在一起。她便只好随便拉上个同样落单的妹子住在隔壁。由于她和勇利相熟,连带着四个人都渐渐熟悉起来。披集又是个活跃的性子,是以屋子里常常欢声笑语,就连勇利的性子也连带着活泼了几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教练说她可以参赛了,然而和她同时加入的勇利还欠点火候。抱着一点难以启齿的小心思,她在二十岁那年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Grand Prix Final大赛。



<5>

披荆斩棘地进了决赛,她开始犹豫要不要邀请胜生勇利来围观。

她当然想让他来看,却又不想耽误他的练习。

最主要的是,如果她失误了怎么办!

一个女人,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心上人的。

最后,披集小天使解决了她的烦恼。

“我们一起去看百合子的比赛吧!”

他们视频的时候披集提议到。


——哦,一直忘了提。

她的名字是佐仓百合,也是Yuri。

所以为了区别她和勇利,大家都叫她百合子。


比赛之前她一直紧张的胃疼,吃饭总是吃了就吐,连带着脸色也不怎么好。勇利却在下飞机的第一时间递上了她忘了带的胃药。

所以这样的人,她怎么能不喜欢他。


可能是心上人在的缘故,她仿佛打了鸡血一样难得的超常发挥,不但全部动作无失误,还得了个相当高的演技分,最终拿下了大奖赛的金牌。

勇利和披集高兴地拥抱了她,然而她却觉得心底空落落的。

勇利看向她的目光一如既往的温和,或许还多了点赞叹和由衷的欢喜。他递给她一杯热水,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

她张嘴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笑着说想吃炸猪排饭。


在索契很难找到地道的日本美食,但是电话打来的时候勇利却给了她一个地点。

味道虽然不如本土,却也称得上不错。

她一边吃一边胃疼,吃完之后直奔厕所吐了个干净。

食糜的味道弥漫在口腔,她被呛得咳嗽起来,咳得鼻涕眼泪流了一脸。


回酒店的路上勇利迷之兴奋。她和披集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相视一笑,然后配合着偷偷拍下他难得外露的情绪。

回到房间之后她捧着披集传来的照片傻笑了半个小时。

笑到眼泪流了出来。



<6>

三年之后,勇利终于也要参加大奖赛了。

这三年里,她把排位稳定在了二三名,只是不知怎的总也没再拿过金牌。

她跟着勇利来到巴塞罗那,看着他自爆惨败,不知怎的,最后什么安慰的话也没说出来。

还能说什么呢。自从十二岁起就盼望着的机会终于来到眼前,最终却落得如此结局。她了解胜生勇利,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管用,可能还会更糟,还不如不说。

她所能做的,就是静静陪在他身边。

甚至她开始觉得——如果当初一直留在家乡帮忙照看维克多,是不是现在的结局反而更好一些——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接连浮现在脑海。她知道那不可能,可是看着他这样难过,怎么也停不下这种想法的增殖。


诸冈主播过来和她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始劝慰勇利让他不要放弃。她怔怔的看了一会,然后视线被从选手区走出来的维克多·尼基福洛夫吸引了。他拉着提杆箱,旁边跟着同样师从雅科夫的尤里·普利谢斯基。

“Yuri,”他在经过勇利身边的时候对尤里说,“刚刚的连续步应该更……”

她看到勇利听到那一声呼唤之后因为惊讶而瞪大的眼睛,和转过头看清人之后变得失落茫然的表情。他这样呆呆地注视着自童年至今的偶像,以至于后者若有所觉回过头来,在看到勇利之后礼貌地转过身微笑着对他说:

“要合照吗?”

她看着勇利一瞬间瞠大的双眼和抽动的眼睑,看着他露出那种掺杂着羞愤和难过的表情,看着他转头就走向出口。

她站在原地,一直看着他。



<7>

自爆后的勇利势如破竹地输掉了这个赛季的所有比赛,然后决定返回老家长谷津。

她想了想,和教练聊了一晚上。

第二天,她和勇利踏上了返乡的路。

“百合子也要回去吗?”

“是啊,这么久都没回去了。正好最近想休息一下。”

这句话假的可以,但是她知道失魂落魄的勇利并没有功夫在意这些。

倒不是什么能够劝他重回赛场的信心,只不过如果他不在了,她继续留在冰场上也没什么必要。

当然,跟教练自然不能这么说就是了。

更何况,十多年下来,再怎么说对这项运动也有了感情,也不是能够说放就放的。

在这一点上,她一向优柔寡断,完全比不上勇利。

那个人,是一旦下定决心就义无反顾全力以赴的人啊。


回家见了父母和哥哥之后她直接来到长谷津的冰之城堡。

现在已经是西郡优子的女子带着三个孩子和西郡豪一起欢迎她的到来。

真好啊……像这样,每天工作不怎么忙,和丈夫一起养育孩子。

她从小就对优子有种隐约的嫉妒。即使是现在,还是一样。


她沮丧的时候喜欢这样无意识地在冰面上滑行,这一点勇利也是一样。说不清到底是谁跟谁学的,但是两个人都有这个习惯。

所以几个小时之后在冰面上看到勇利之后她一点也没惊讶。



<8>

勇利表示有东西给她看。

她隐约猜到是什么,于是对着他鼓励地笑了笑,接过他的眼镜,从冰面上走下来。

大概是和披集呆的久了,她靠在冰场周围的台子上,顺手就拿出手机拍了一张发给披集让他不要担心。


勇利不出所料地滑了一曲《伴我》。

她在旁边一边录像一边想。

这是在对谁说不要离开呢。


黑发男子在冰面上全神贯注地表演维克多的节目,冰刀划过冰面上的声音在寂静的冰场上格外清脆悦耳,虽然没有伴奏,却毫不影响那股逐渐弥漫在冰场内、缠绵缱绻的意味。

他是那么认真,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滑到她面前,与她面对面。

他在看着她,用那种温柔的、专注的目光注视着她。

他在向她招手,恳求她不要离去。

他在……为她而滑。

她的心跳突然慢了一拍——

而后心脏仿佛脱缰的野马般,在胸腔里剧烈地碰撞,发出嘭咚嘭咚的响声。

那声音如同响在耳边。

她想,她可能得了心脏病。


结束了。

勇利站在冰面中央维持着最后的动作,双手抱肩双肘抬起,仰起头喘着气。

整个冰场悄无声息落针可闻,仿佛只余他喘息的声音。

她看着他,泪水突然夺眶而出。

她捂住嘴,可是声音却不受控制地溢了出来。

她终于呜咽着哭出声来。


她看着他不知所措地三步两步滑到她面前,关切地问她怎么了,眼神仿佛还是第一次见到她那样清澈见底。她看着他的眉眼,那么熟悉。

十二年。


最终她还是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答他。

“你太帅了啦,我被你帅哭了。”


————————————————————————

想写一个等待的故事。

心疼勇利小天使,所以想给他一个港湾(?)累了的时候能够有地方呆

不知道有没有表现出来这种感觉

维克多没能出场真的很抱歉_(:зゝ∠)_

他出场之后的场景怎么处理都不太满意所以先不放出来了_(:зゝ∠)_

以上,希望喜欢。

最后小声的来一句

想看勇她的可以走这里☆

评论
热度(3)

© 苒栖_想给德普生孩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