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理想|
|_____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勇利是世界的珍宝√
轻度西皮洁癖症患者,三月狗
声控√痴汉√宅腐√
维勇可逆不可拆√
青黑√永研√凛遥√
叶蓝√修伞√奈因√

【生化7AU】咱们有话好好商量别动手?

Victuuri无差

。架空背景,涉及部分生化7剧情。(然而并不是生化系列的背景因为作者没看过1到6

。纯粹是想看家暴自娱自乐,OOC预警,小学生文笔,设定全靠度娘,慎入。

 


胜生勇利:一直在寻找失踪三年的维克托,直到最近收到了对方发来的邮件。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三年前参加完商演后失踪,至今生死不明。

 

·〇·

“YUURI——”

伴随着那被生生拉长了三倍的、抑扬顿挫的呼唤,灰发男子的样子像是要从屏幕那边扑过来——浅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脸上的兴奋溢于言表。

他伸手稳住因为刚刚自己过大的动作而摇晃的镜头,对着它(就仿佛勇利在他跟前一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嘴巴弯成一个漂亮的桃心:“我很快就可以结束这次商演,然后就能回来陪你啦!”

“我简直等不及想要见到你!无法想象,我们竟然已经有连续一周没有见面了!”他正这么说着——身边好像有人对他说了些什么——鉴于他突然转头看向身旁,脸上的笑变得礼貌而客气,不到两秒又看向镜头。

“我……”

他的笑容顿了一下,然后眨眼间又了之前那种真切的笑容,整个过程如此之快以至于这一切都仿佛是勇利的错觉。

“我受够这种跑来跑去让我没法呆在你身边的工作啦,等这次结束我们就一起去度假吧!”然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笑得两只眼睛弯成月牙,“去哪里好呢……勇利觉得去哪里好?我是觉得俄罗斯和日本我们都已经去的够多了,要不然这次去瑞士?正好克里斯上回还跟我说……”

……

“我不得不离开了,”镜头那边的男子委屈地扁了扁嘴,用一种撒娇的语气说着,“我再说一遍,这个工作简直讨厌极了。不过——”

他冲着镜头眨了眨眼,然后刻意放慢了语调,“还有三天,我就可以见到我亲爱的小太阳*了。”

视频的最后,他笑着抛了个飞吻。

 

胜生勇利握着鼠标愣了很久,在视频结束之后。

这很奇怪,他想。

毕竟在这三年来他把这个视频翻来覆去地看了不知多少遍,对它了如指掌到几乎清楚任意时刻的下一帧会是什么画面的地步。然而即使是这样,他在刚刚又看了一遍之后,大脑却出现了一段并不短暂的空白。

可能是因为,他很久没有像刚刚这样,纯粹地只是看这个视频。更多的时候,他会打开EMPGEnc**核对时间轴,一帧帧地拆开了看,分析其中可能蕴含的信息。在这件事上,他不敢有丝毫疏漏。

他回过神之后便关掉视频,然后点开了邮箱里静静躺在最上面的那封邮件。

 

发件人:维克多·尼基福洛夫

发送时间:2017/7/18星期二11:04 PM

收件人:胜生勇利

————————————

路易斯安那州杜尔威。

贝克农场。

来接我。

————————————

 

胜生勇利的右手无意识地离开了鼠标,拇指顺着食指依次掰了下去,指骨之间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想了一会,把不知何时用拳心抵住下巴的右手放回到鼠标上,然后把这份邮件打印了出来。

一份夹在写字板上,另一份则剪去多余的边缘,他从桌上的胶带机上撕下一段胶带,把刚刚剪完的邮件打印版贴在墙上的空白处。

他后退两步,端详了一会遍布几乎满墙的图片和便利贴。那是他把视频一帧帧截图打印出来之后附上的疑点分析、可能与此有关的报道剪辑、以及收到邮件后他所收集到的有关贝克农场的相关信息。虽然线索很少,但是从中至少能够得出一个让他不愿意相信的结论——维克托对于自己的工作有所隐瞒。

哦,够了。胜生勇利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让自己冷静下来,你自己不也对于自己的职业有所隐瞒?

视频拍摄的背景看起来是船,然而根据维克托的行程他并不会用到这种交通工具。而且发送视频的IP地址——他拜托披集查了一下——根本不在维克托那次商演的路线上。正相反,那个位置距离维克托让他去的贝克农场近的很。

那么要做的事就只剩一件了。

 

“啊,披集,Sawatdee khrap(你好啊)。”

“勇利,”屏幕那头的好友轻快的语调稍稍感染到他,让他稍稍有些安心,“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披集现在是在泰国那边吗?”

“嗯,勇利不在底特律了,在那边很无聊啦。”黑皮肤的青年对着镜头笑得开怀,“勇利也来曼谷玩吧!我给你做导游啊。”

“哈哈,Koopkhun khrap(谢谢你啦)。”胜生勇利没正面回应这句话,然后转入正题,“披集,我这次找你其实是想……”他顿了顿,“其实是有关维克托。”

“维克托没死,他还活着。”

镜头那边的人显然吃了一惊,“你找到他了?在哪?你们还好吗?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好友的关切让他不由露出一丝微笑,随即又被凝重取代,“我也不知道。但是他给我发了邮件让我去找他。”他咬住下唇,“可能只是个饵,但是我要去找他。”

“他在哪?”

“杜尔威,路易斯安那州的杜尔威。”

“勇利,虽然我不想给你泼凉水,但是已经三年了。”

“我知道,我知道。”他重复着,像是在说服自己,“但是万一真的是他呢?我总要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我大概明白了,那么……老规矩?”

“谢谢你,披集。”

 


 

-TBC-

*俄语中对恋人的一种称呼,“Solnyshko”,直译为“小太阳”。

**随便搜的一款岛国视频编辑软件。

墙上贴便签的画面来自《越狱》,当时看的时候对主角那一墙的东西印象深刻。

大概长这样↓




————————————

最近看生化7的实况上瘾(然而胆子小所以自己并不敢玩)才有的产物。超级想看勇利和Vic对打(喂)

求小心心和评论啦!一个人自嗨超尴尬的qwq

评论(36)
热度(70)

© 苒栖_为永研疯狂打电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