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若没有怀揣过大的理想|
|_____也就无法到达向往的地方|

勇利是世界的珍宝√
轻度西皮洁癖症患者,三月狗
声控√痴汉√宅腐√
维勇可逆不可拆√
青黑√永研√凛遥√
叶蓝√修伞√奈因√

【生化7AU】咱们有话好好商量别动手?

Victuuri无差

。架空背景,涉及部分生化7剧情。(然而并不是生化系列的背景因为作者没看过1到6

。纯粹是想看家暴自娱自乐,OOC预警,考据慎入。

。虽然本意是在2.22PM22:22搞个事,然而没能成功_(:зゝ∠)_本章没有家暴,纯探索,维克托持续掉线。

。前文指路:【O】


胜生勇利:收到维克托的邮件,出发前往贝克农场。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失踪三年后突然发邮件给勇利,疑似在贝克农场。

 

·Ⅰ·

贝克农场的附近有一条小河,周围鲜有人家,于是山丘上的古堡就显得鹤立鸡群。

周围的植物纵横生长,凌乱且挡人视线。

是个闹鬼的好地方,勇利想。

 

似乎是为了证实他的猜测,正对着宅子的铁艺大门被铁链拴住,但是门铃却正常供电。

都是套路。

勇利摸着铁链想,然后回身走向小路的另一边。

像这种老宅都有后门,他先去后门看看再说。更何况这宅子处处透着诡异,谨慎一些先探索一下地图没有坏处。

 

清晨从镇上出发,勇利花了一段时间在贝克农场周围绕了一大圈,一个人也没碰到。顺着河流能看见不远处停了一艘船——

哦。船。

胜生勇利感觉自己的神经跳动了一下。

说是停也不对,看着河岸边断裂的木板和船身的痕迹,倒像是失控之后直接撞过来搁浅的。勇利有心上去探索一下,却本能地不想靠近。

——贝克农场也给他同样的感受。

干他们这行的从来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没有哪一刻是绝对安全的。就这样每日踩着温热的鲜血和凄厉的哀嚎、在死亡的深渊边不断挣扎,于是生物天性中趋利避害的那一面被极大程度上地开发出来——也成为他们保命的倚仗。能够让他产生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的地方,要是搁平常胜生勇利大概扭头就跑,可是这次却不行。

——维克托在里面。

 

胜生勇利绕道似乎是铁栅栏后门的地方,那里的小门是开着的。旁边停了一辆白色面包车,看上去许久无人问津。他悄无声息地接近那辆车,确认里面没有生命迹象之后打开了车门。车内果然空无一人,座位上放着一份鬼屋探险的节目策划书。

再结合车旁边放置着的三脚架,大概就能够拼凑出一个不作不死的经典鬼故事套路。

他把车门拉上,胃里仿佛沉着个铅块。毕竟他就是下一个主动作死的人。

我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胜生勇利想,等这波打完他一定要好好跟维克托算算账——有关夫夫之间的坦诚问题。

……等等他刚刚好像立了个Flag?

 

开着的铁艺门处处透着怪异,且不论门框旁那扭曲的不似人力造成的方形钢管,光是门边用铁丝栓着的一块用红色颜料书写的木牌就看得人瘆得慌。

“ACCEPT HER GIFT*”

接受她的……礼物?

胜生勇利盯着木板看了一会,然后轻手轻脚地迈过铁门。

 

贝克农场的四周萦绕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气息,这种感觉在进入铁栅栏内部之后愈发浓烈。这家人大概很久没有打理过庭院,周围的树木横七竖八、长到腰间的杂草密布丛生,如此阴翳潮湿的环境又滋生出无数的蚊蝇,胜生勇利一边走一边挥开脸前的树枝和昆虫,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野外生存训练的场地。

他正这么想着,就看见前面不远处一个老汉提着什么东西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好像是……砍刀?胜生勇利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那位老人手里的东西。他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熟悉的触感让他稍稍有些踏实下来。他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然而人没见到,却只看到了用动物尸体布置出来的一堵“墙”。

象征着不详的乌鸦在头顶嚎叫,声音平白为这诡异的气氛添了几分毛骨悚然。

勇利仔细打量那堵“墙”,那是由十四条不知是牛还是别的什么动物的腿以及一个牛首用麻绳拴在一起组成的。旁边还三三两两挂着几个锯齿锋利、不知道有什么用处的圆锯片,单单是看着就让人不想接近。然而它又横在他前进的必经之路上,勇利在大脑里搜索了一番没想出这番布置到底有什么含义之后便抛开不去在意,从底部的空隙钻了过去。

动物的尸体加上阳光照射的温暖和潮湿的环境,勇利一点也不想回忆刚刚萦绕在鼻端的味道。

 

隐隐约约看见前面有烟升起,勇利打起十分的精神,警惕地从高处跳下小跑了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棵横在路上的树,旁边则堆积着数十块黑色的石头,上面像是有什么被焚烧过。石头堆上面放着一个Gucci的男士手包——虽然勇利不太清楚这些牌子,但是维克托有一个和它款式相近的手包。他蹲下身子,在心底说了声抱歉然后拉开手包——

哦。

维克托的身份证、一些钞票和银行卡、一支笔、一个小笔记本……还有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拍的自己的照片。

他收起手包,站直了身体,然后看向面前宅子敞开的后门。

仿佛是在欢迎自己一样。

 

进门的一瞬间,胜生勇利就感受到了一道有些灼热的目光。他反应不慢,然而就在回身的瞬间身后的大门被“嘭”地关上。他拉了拉,没能拉开。

哦,好吧好吧,看来这家人很欢迎自己的到来,这么不舍得让他离开。

胜生勇利把刘海拨到脑后冷静了一会,然后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想法拿出手电筒开始打量自己所在的房间。

脱落的墙皮、随意摆放的木板和装修材料、落了半寸灰的架子……

在房间里转了两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之后,他推开面前唯一能走的一道门。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如这宅子给人的印象那般的颓败场景,地面上散落着墙皮和废弃的百叶门,木板被随意地支在墙边,钉在墙上的油画有的也从原来的位置脱落在地,徒留下与周围发黄墙壁不一样的泛白的轮廓。

走廊的尽头有一个被铁链和胶带封住的木柜,勇利注意到它后面的窗户被木板牢牢封住,阳光从木板的空缺间穿过,照亮了整个走廊。

走廊的尽头右手边是疑似厨房的地方,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自从走进走廊之后闻到的奇怪味道的源头——那股光是站在门口都会觉得刺鼻的腐烂气息。勇利皱着眉毛,挣扎了两秒要不要把防毒面具翻出来戴上——别笑,他真的以防万一有把它带上——最后还是放弃了,毕竟味道难闻是难闻了点,也八成对身体有害,但是比起感官被隔绝带来的危险,他还是偏向于安安稳稳干完这票再回去调理。

 

……他应该戴上手套的。十分钟后,胜生勇利看着自己的手绝望地想。

这家人有毒,厨房里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餐桌上的锅里盛着一种屎黄色和黑色相间的神秘暗黑料理、揭开锅盖简直臭气熏天;餐盘里留下的残骸上布满了苍蝇和蟑螂——勇利不愿意回想刚刚揭开锅盖那一瞬间手上被蟑螂爬过的触感;微波炉里躺着一只黑色的禽类(勇利猜测那是只乌鸦),好像连羽毛都没拔;池子里的盘子和碗完全没有洗过的迹象,旁边还放着一个打开了不知多久的牛肉罐头;水龙头那里不断滴着带着铁锈味的红色液体,勇利出于节俭的想法把它关上了;橱柜门上的玻璃碎了一地,能打开的抽屉里只有一张仿佛被黑色不明物质腐蚀掉一个角的照片;打开冰箱门拉出来几缕暗黄色丝状物,看着像是这家人在冰箱门上的每层都抹了芝士……

勇利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声粗口。虽然他已经足够小心,但是这么转了一圈下来手上还是粘上了一些黏腻的不明物体。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根本没法用,他转身环顾四周,餐桌上那看上去很干净的报纸映入了眼帘。

 

两年内失踪人口超过20人。

 

收集资料的时候早已见过的报道标题让勇利对这份报纸失去了兴趣,他在心底对这家人说了声抱歉之后撕了一片下来擦了擦手。

啊,舒服多了。

 

他在厨房里翻了翻,没找到能夹断铁链的工具,于是便从对面的门走了出去。左手边的窗户依旧被木板封死,一个横置的红木柜子上放着几袋垃圾;右手边有两条路,一条大概是通往客厅,一条顺着楼梯通向二层。勇利盯着走廊里那盏亮得有些刺目的灯看了一会,然后借着灯光拉开了自己身边的橱柜抽屉,映入眼帘的一坨谜一样的黑色物质让他面无表情地合上了抽屉。灯正对着的房间似乎只是个小小的储物间——虽然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并且因此而难得的干净。正前方的门看上去光亮如新——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相对其他的门来说——勇利估计那是通往地下室的门,他想了一想,决定选择先去客厅然后去楼上看看再说。

自古地下有高能。他需要一点时间先做好心理准备。

 

客厅里也是一副遭了洗劫的模样。不知道是什么的废纸凌乱地铺了满地,椅子倒在地上,沙发歪歪斜斜,墙纸被撕得乱七八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老旧型号电视机闪烁着雪花。茶几上倒是难得整齐——因为只放了一个茶壶和茶杯外带一张照片而已。勇利拿起照片,上面有两个人,一个男人的背影挡住了另一个人,只露出了第二个人的一双腿——

勇利的心脏急促地跳了几下。

维克托作为一名花滑选手(至少表面上是),他的脚一直是勇利关注的重点。这张照片是黑白的,而且因为聚焦不对头的问题也很模糊,但是勇利直觉这个躺着被遮住的人就是他失踪了三年的丈夫。

他把客厅翻了个底朝天,中途还差点被自动合上的琴盖夹断手指——这房子真的是邪了门了——总共找出三张照片,一张是刚刚放在茶几上的;一张在沙发上,照片上是一个牢房的门;还有一张在茶几旁的废纸堆里,上面是一个捂着肚子的男子。

勇利看着照片上那人右手无名指的金色戒指,不自觉地用上了力气。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照片已经被揉成了一团。

他亲吻了一下自己右手的戒指,然后把相片展开抚平,放在身上的口袋里。

维克托,等我。

 

客厅大门的右手边有个老式的电闸,勇利看了看,标记着STAIRS的地方缺了一根保险丝。角落有一个壁橱,上面摆放着两个古朴的蜡烛架和歪倒的两本书,墙上挂着这家人的全家福。黑白的照片里,全家人坐在沙发上,父亲搂着左边的儿子,右边坐着咬着手指的女儿,边上坐着温柔可亲的母亲。

他检查了一下壁橱,不出所料地发现了一个疑似机关的拉柄。勇利一边吐槽这个设定的俗套一边祈祷这不是什么炸弹引爆开关地拉了下去——

轰隆轰隆。

勇利回身,看到右后方出现了一条密道。


 

 

-TBC-

*gift有很多义项,最常见的就是我们都知道的“礼物”的意思,但是游戏这里取的是“天赋”的义项。(至少在游戏中文版的翻译都是“接受她的天赋”)






——————————

对不起我以为这章能开打的然而……估么着努努力下章应该可以(正色)

勇利这时候已经有点豁出去了的那种“来啊老子怕你哦”(不是)的感觉……我希望有塑造出这样的疯狗勇然而好像笔力不足_(:зゝ∠)_

为了写这个看了B站的阿婆主们的实况(因为自己并不敢玩)友情推荐大家去看C君纯黑嘟督老E猫猫狐狸的实况!都超棒!

以及欢迎向我安利你们喜欢的阿婆主!

求小心心和评论么么哒=w=

评论(19)
热度(70)

© 苒栖_为永研疯狂打电话 | Powered by LOFTER